秘密

出走半生,归来仍是少年——致《吾师》

我一直都很喜欢愿你出走半生,归来仍是少年这句话。放在陈总身上,真的毫无违和感。


年少的陈总,父亲去世,爷爷去世,母亲离开。他吃了很多苦,他拜何老师为师更多的是为了出人头地。


我一直觉得陈总这个人做事目的性很强。他当初执着的拜师,就是想学本事。但是,他接受不了何老师的话教育。他不想挨打,离开的愿望就很强烈。


所以,才有了后来的抄袭事件。那时候,陈轲想急于证明自己,想急于离开。他不想做老师的影子,他想超越。那时候,他不懂老师的苦心。那时候他不理解,为什么就连高等数学都要考满分。


抄袭事件之后,何老师承担了所有,陈总走得义无反顾。在何老师看来,是自己没有教好陈轲。所以,做错事的是陈轲,承受代价是何老师。


那些日子何老师过得太难了,身为老师,一身本领,不能再教书。背着处分,什么都不能干,所有人避而远之。他删除陈轲的联系方式,帮陈轲联系学校,就是希望陈轲不受影响,有好的未来。


多年不联系,陈轲出事,何老师来看他。那一刻,老师又将陈轲拉回了正轨。最后留下钱走了,让他好好生活。


直到看见李成同拿着那支笔,陈轲才知道老师为他付出了什么。漫漫追师路,这一次又看到了陈轲的目的性。而且,他果断又有毅力。当年说走就走,如今一定要回来。


这一次回来,陈轲是愧疚的。他的心态变了,以前疯狂吐槽老师暴力狂,如今只是不想老师失望。他不喜欢挨打,却硬生生地熬了过去。


其实,陈总脾气不好,做事求效率,而且不讲规矩。年纪轻轻成为云地副总裁,那么多人对他忠心耿耿可以看出他的能力。给下属交待任务的时候雷厉风行,刘雨涛事件,他的狠,黄舒事件,他打破规则。


但是,在何景深面前,他只有认错认罚。一部分原因是内心,另一部分原因是他知道老师是为他好。


何景深对他是真的好,担心他的身体,带他去做体检。他挨罚的事,专业能力,生活作风等等。很多人都佩服陈总,却不知道背后有何景深替他把关。何老师最让感动的是对陈轲那份默默付出,不求回报。


第一卷最让人动容的是陈轲不惜一切代价拿回了艺术之翼,何老师轻飘飘一句送给你了,他会以你为荣。这些东西,何老师真的不在意。另一方面,这是他对陈轲的肯定。


何老师不在意,陈总在意,他觉得有些东西他一定要还给老师,这是他的倔强。因为,很多事情因他而起。所以,为了给老师翻案,陈总再出师门。


这次归来,何老师再没提过断绝关系,他知道他们都做不到。这些年,他在陈轲身上,倾注太多心血了。即便,当年他说同样的错误再犯第二遍,陈轲自己离开。如今 刘雨涛事件,他食言了。


第二卷开始,就是何老师对陈轲的偏爱。黄舒争宠就能看出他对陈轲的偏爱。带着陈轲开组会,陈轲说什么都让大家照办。当着其他学生的面,为陈轲接风。因为往事过去了,他们都越来越好了。


陈总挨罚的时候,也会提要求,比如不能打脸,比如可以打屁股吗?甚至,会在挨罚前何老师调侃几句。即便,何老师拦着还是会打刘雨涛。这才是真正的陈总,少年心性,意气风发。


因为何老师职位的恢复,陈总放下了担子,活开了自己。何老师也变了,他比以前更温和,更有耐心。


因为,他们都在成长。陈轲知道了老师的苦心,何老师在反省自己的教育。而且,结婚后的何老师,越来越柔软。


师者,传道授业解惑,何老师都做到了。即便是陈轲学有所成,独挡一面,甚至职位都比老师高的时候,何老师依然这样做,依然护着陈轲。一日为师,终生为师,不过如此。


遇见何老师,是陈轲的幸运。他生命里,照耀他的光。有些事,当你真正做到了,便不会在意。当陈轲越来越耀眼,也成为一束光的时候,便不会在意强大,超越。因为,他已经拥有了。


陈轲年少拜师,归来仍是少年。无论他有多强大,多厉害,何景深面前,依然孩子心性。会和余三三抢鱼,觉得自己比余三三厉害。哈哈哈哈


陈总就是那个少年,身价不菲是他,不达目的不罢休是他,少年心性也是他,而且毫无违和感。


何老师,总是淡淡的。即使再生气,都很难看到他情绪的祈福。有过高光,有过低谷,她都很坦然。耐得住孤独,受得了寂寞。这和他的原生家庭有关,也和他的过往成就有关。都经历过,便不会在意。


越是低谷,越能看出一个人的心性。越是矛盾,越能看出一个对另一个人的真心。


我喜欢何老师和陈总的故事,看的时候代入感特别强。有时候,都会哭。譬如,抄袭事件。大白写得好鲜活。


何老师对陈总的教育,从来都不是为了拍而拍。一开始只是专业,后来关注人品和身体。而且,很有分寸感。就像是陈总母亲的事,他不关心陈总如何处理,只关心陈总好不好。放下训诫者的身份,他们是平等的。


这是我喜欢吾师的真正原因。很多训诫者都会把自己的意愿强加给对方,何老师也会。但是,他会分事情,分情况,这是分寸感。


我爱《吾师》,因为我看到了师生最好的关系。我教你,是为你更好。你可以飞得更高,你回来就会护着你。


我爱老师,爱他淡然的性子,爱他对原则的坚守,爱他对生活的宽容。


我爱陈总,归来仍是少年,少年越来越强。


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,真的好喜欢《吾师》,多少年过去了,它依然是我的白月光。还是,啊啊啊啊啊比较适合我。


最后,愿大白一切安好。@夜过天微白 






好的爱情眼里只有你

两个温柔的人谈恋爱,到底是什么样。看《溺》就知道了。郁津真的很温柔,只可惜用不到谦谦君子,翩翩公子来形容。因为,他骨子里骚。不过,也是这样,看这篇文的时候,我一直都很欢快。云泽也是一个温柔的人,而且他真的很会撒娇。无论做了什么,那一声先生,根本让你无法生气。

 

这样的两个人,真的天生一对。我曾说,我羡慕郁津,因为他不用工作,拿着哥哥的分红,还有云泽愿意赚钱养他。其实,郁津更让人羡慕的是随心随性,对很多事情的不在意。

 

是他一手教会云泽处理公司的,郁家也是一个大家庭。在这样的家庭里,谁都想要更多。可他偏偏不,其实这样的人很聪明,过得也很舒服。郁清干活,自己拿分红多爽。过好自己生活的他,真的很好。有些东西不属于他,他不去争。属于他的东西,他决不放手。就像他告诉云泽,不要放弃真正属于自己的东西。

 

郁津有郁津的痛,年少失去父母,但从来没有缺失过爱。从小由爷爷养大,看他在爷爷跟前的样子,是得到宠爱的。长大后,遇到事情,有哥哥帮忙。甚至,为追回爱人,弟弟也心甘情愿被利用。不过,他还宠着妹妹。当然,这里肯定也有他的付出。

 

我一直都觉得郁津很幸福,这种幸福是他一直都知道自己要什么。郁津和云泽的故事,其实是一个破镜重圆的故事。郁津最让人感动的就是,那面镜子他从来都没有真正弄破。

 

面对爱情,我真的欣赏郁津。他离不开云泽,他知道云泽心里也有自己。他做的不是自己去追,而是让云泽回到他身边。因为,当年是云泽离开的。

 

其实,我一直都能理解云泽的离开。爱情是两个人的事,结婚是两个家庭的事情。郁家那样的家庭,结婚自然考虑很多。他离开郁津,不是不爱,不是没有勇气,反而是一种清醒。有时候爱不是在一起,而是让彼此回到正常的轨道中。只是,他们都放不下彼此。所以,才有了重逢。

 

重逢时,郁津那个老狐狸给他准备了诱饵。当他看到先生身边有人,打算不再打扰。即便再爱,也要放下。这是清醒,也是骄傲。只是郁津让他一步步回到自己身边,一步步认清自己的内心。

 

他们和好没多久,云泽知道了郁津母亲死亡的真相。郁爷爷告诉他这件事的时候,他是难过的,也是亏欠的。他们在一起,郁津给郁家留个后。这是老人的执念,也是无奈。带着愧疚,云泽答应了。只是,他依然是难过的。郁清的一场戏,让他看清了自己的内心。那时候,他剩下的只是坚定。

 

云泽差点两次失去郁津,他都很后悔。而两次郁津都很失望,但他都没有放手。都是因为爱。

 

一开始,我总觉得云泽的生活过得很难,年少时,一个就要撑起一个家。但是,后来我觉得他很幸福。他撑起公司的时候,郁津一直在。在他最困难的时候,他遇到了那个对他足够温柔,足够耐心,又共度余生的人。

 

况且,他还有沈少爷。他遇到任何事情,沈少爷都会冲过去保护他。打架的时候,还护着云泽。为了他,能把命给郁清。虽然年少轻狂,但依然很感动。失去了亲情,遇到了最好的爱人,还有为他不顾一切的朋友。

 

看《溺》的时候,阿泽脾气真的好好。不和郁津顶嘴,没有内心的不甘,就是那种先生说什么就是什么,被欺负狠了,就撒撒娇。他真的全心全意的爱着郁津,而且从不愿意委屈他。

 

一个人偷偷买别墅,想着求婚,自家先生花销大,就努力赚钱养着。自己公司,自家先生想怎么折腾,就怎么折腾。

 

这两个人,一个为爱妥协,一个为爱成长。什么都不干的郁二少,其实什么都会干。但是,他就是要让云泽养着。我始终觉得,有时候爱情里,就要理所当然地接受对方给你的好。最后,云泽也懂了。其实,从某种程度来说,郁津的接受是一种妥协。他在帮云泽找回和自己在一起的自信,很多细节都能证明。

 

他愿意为了云泽买公寓,减少落差感。无所事事的他,愿意花时间为自己和爱人做饭。云泽离开,他撕碎了契约,是假的,真的一直都在。都说郁津海王,遇见云泽,他的身边只有云泽。无论云泽做了什么,他都会原谅。

 

而云泽,是为爱成长的。为爱成长,代价是惨痛的。云泽是幸运的,因为只要他回头,郁津一直在。郁津等他,等到凌晨四点。到最后,终于换来他的坚定。他终于明白,先生是他的依靠。有些事,他可以开口向郁津寻求帮助,不用自己一个人死扛。他放下那些世俗,放下阶层,义无反顾地和郁津在一起,是爱情里的成长。

 

这两个人其实都很强,郁津的强是身份,但他真正让人佩服的是强大而不显露。云泽的强是生活,让人佩服的是他一直让自己更好。如果不是面对郁津,他完全不用自卑。但是,如今他在消除这份自卑。其实,他很好,明明可以跟着郁津过躺平的人生,但他却活得独立,甚至愿意养着自己先生,不让他受委屈。

 

明明是强强的两个人在一起,搞起事业来多带感,看着怎么那么腻歪,因为一直在谈恋爱。可正是这样两个人,才让人觉得感动。因为在他们心里,都是对方最重要。自从遇见你,心里眼里都是你,余生也是你。

 


你为我放下骄傲,我为你步步妥协

险险的文我看过很多,最爱的依旧是《沉》。对于《沉》,很多人都说老秦狠,心疼白羽,而我恰恰相反。就放在所有的圈文里,我喜欢的角色,老秦依然是排在前面的。

 孤狼的身上有一种疏离感,而我恰恰爱他的这种疏离感。因为,我始终觉得人与人之间是有距离的,而这份距离产生美。秦慕彦的这种疏离感,不是美,而是悲哀。这份悲来源于他的原生家庭。如果看懂了,你就会是心疼。

 我总觉得一个人生在什么样的家庭,父母是谁都很重要。就像小豹子,他的那份肆意妄为,也是因为家庭。闯祸了,永远有人为他善后。而老秦的疏离,同样是因为家庭。一个连父亲都不要,都不爱的人,不要指望他相信爱。而白羽,是打开他心扉的那个人。

 四大家族之一的秦家,他的父亲被算计有了他。生下了他,父亲和他不亲近,一直由爷爷养大。后来,爷爷离开,在郁清的帮助下,他一个人撑起秦家。年少有为的人,我们总羡慕他的能干。但是,他承担了本不是那个年龄该承担的。其实,这是一种被迫成长。

 

遇见沈少爷,是注定。其实,这场感情,先关注到对方,先动心的,一直都是老秦。

 

还没到夜宴,就在酒吧,小豹子和别人打架,老秦就注意到了他。没过多久,常去夜宴,却从来不约dom的小豹子,在调酒师的建议下想试试孤狼。他抱着被拒绝,甚至离开夜宴的心态递交了资料。遭到的是别人的嘲笑,战斗力很强的小豹子,其实很单纯。他只知道打架,却从来不看这是不是圈套。

 

就在他打架的时候,老秦拦下了他。进了调教室,老秦一直在试探。他有意放白羽走,又不希望对方走。而白羽在老秦的专注的眼神中,爱上了他。其实,这就是老秦的第一次妥协,他从不收新手,却和白羽签订了契约。从这一刻开始,就注定了白羽不一样。也开始了,后面为白羽破例。

 

我很羡慕白羽,想谈恋爱就谈恋爱,喜欢一个人就去追。很多人心疼白羽,是他被打得狠。还有一部分原因,是因为他一直在追老秦。但是,这就像老秦问白羽,他怎么知道自己没有动心,只是时候未到。

 

年少的时候,总觉得爱一人就是不顾一切,想要和他在一起。但是,经历了世事的人,却是深思熟虑的。白羽是前者,老秦是后者。

 

白羽的这段感情,老秦看似没有回应,其实一直有回应。只是,这种回应太淡,淡到让白羽很迷茫。

 

游戏室里,白羽一声慕彦,老秦都会回应。任何时候,任何地方,他都记得白羽是沈少爷,十指不沾阳春水。有些事情,他从不让白羽去做。那一次,白羽说我们约会吧。沈少爷想去游乐园,而年少的他被父亲丢在游乐园。但是,白羽想要,他就去了。也是这里,他第一次拒绝了白羽。

 

这份拒绝,白羽难过了。在白羽的认知里,自己爱一个人,何时这样卑微,跪在对方脚下,听从对方命令。的确,白羽为这份爱放下了身份,放下了骄傲。可是,爱情不是你动心了,对方就要按你想要的方式回应。

 

白羽第一次离开孤狼,就是没有得到他想要的那份爱,在他看来,那就是不爱。如果真的不爱,又怎么会陪他做只是恋人之间做的事。如果不爱,为何会犹豫。其实,老秦心里他的终点一直都是白羽。只是,他有太多的不确定。他所有的考量,不是为了自己,还有白羽。他太了解自己,也太了解白羽。他也在思考,他们在一起,是不是真的对白羽了。

 

而且,老秦一直希望自己去表白。但是,以白羽的个性注定等不了。打了钟若若,那场空调白羽彻底放下了骄傲,也实现了心愿。因为,老秦心疼了。其实,我一直在想,他们的故事会不会是悲,注定不会是。因为,老秦总会在关键的时刻,把白羽留在自己身边。就像空调的时候,白羽说自己放弃了,老秦选择了表白。

 

他们的感情,一个在妥协,一个放下了骄傲。一个爱得奋不顾身,一个爱得小心翼翼。白羽的爱,所有人都能感受到,老秦的爱在细节里。

 

很多人都喜欢白羽,我也喜欢。喜欢他的那份坦荡,喜欢他的肆无忌惮,喜欢他无所顾忌。但是,不是谁都能接受白羽的这份爱。说实话,白羽有多义气,就有多能惹事。很多人都看到了他挨打,但老秦是那个为他平事的人。

 

钟若若的事,顾然说你不知道你给老秦惹了多大的麻烦。但是,老秦从来没说过那是麻烦。他所有的生气,都是白羽没有听进去他那天的话。即便是生气,在听到公开道歉的时候,他立马拒绝。即便听到空调,他也想了想才答应。

 

作为局外人,我们欣赏白羽。作为亲近的人,你的欣赏中必须要有顾虑。这样的人,不是谁都能爱得起。他的冲动,不是每一次都相安无事。即使这样,老秦依然欣赏他身上的那份棱角。做一个有棱角的人,又有人守护这份棱角,多么幸福啊。每一次想,都觉得白羽好幸福。


他的家世,让他肆无忌惮。从此以后,站在他身后的人又多了一个老秦。白羽,注定永远可以做一个少年。老秦,不再是少年,却依然守护着少年。


啊啊啊,其实感觉有点不太对。就想专门为老秦写一篇东西。

 

 


夜宴那些双向奔赴的爱情——致险险子

我一直觉得透过文字认识作者,认识他笔下的人物,总是特殊的缘分。夜宴的故事,我都很喜欢。

因为《溺》,初识夜宴。云泽让人越来越心疼,郁二少让人越来越喜欢。的确,他很骚,但他对云泽的爱,温柔到骨子里,你无法不喜欢。

这是一段双向奔赴的爱情,他们离开两年,但却心里一直有彼此。郁二少知道云泽会来,一直在等。

他给了云泽一种错觉,让他觉得自己身边有人。又故意制造偶遇,真的老狐狸,但只是在逼云泽面对,认清内心。

云泽,的确很坚定,他要回到郁津身边。但是,为一个留一个后代,往事又让他难抉择。他的坚定像是被打破,又又很犹豫。

这段感情,云泽是自卑的,纠结的。他能骄傲地说我养他,又觉得配不上郁津。可是,真正喜欢一个人,哪里有配不配呢?对于郁津而言,只要那个人是云泽就足够。

郁津真的很爱云泽,他再难过,也在意云泽的感受。给他刻骨铭心的惩罚,让他再也不敢退缩。

郁津好暖。他一个人去见郁清,他给云泽的是未来,是安稳,也是爱。

云泽会自卑,一点都不奇怪。他爱上的是四大家族之一郁家的二少,自己却只有一个小公司。但是,郁二少和爱会让他越来越自信,越来越勇敢。

两个温柔的人谈恋爱,就连世界都变得温柔了。有人觉得刀,可我觉得暖。比起纯糖,齁甜,这种经历一些事情,依然义无反顾在一起的爱情,不是更香吗?

险险子的笔下,每一段感情都是双向奔赴。我偏爱老秦和白羽。确切地说是偏爱老秦,就是偏爱。

老秦一个以狠出名的d,不收新手,不谈感情。但是白羽的出现让他破例了。

在酒吧,老秦就注意到了小豹子,来到夜宴,伸手拦下了准备打架的人。这段感情,先动心的一直都是老秦。只不过在老秦专注的眼神里,白羽沉沦了。

很多人喜欢白羽,我也喜欢白羽,讲义气,敢说敢做敢爱。这些,是沈家小少爷这个身份给他的。

白羽和老秦是天生一对。白羽这样身份的人,和这样性格的人,普通人不敢爱。白羽是可以帮你解决事情的人,也是可以带给你麻烦的人。老秦,是那个可以帮他善后的人。

也许,很多人都觉得白羽的家世不需要老秦。但是,白羽需要。而老秦,一直是这样做的。

第一次那个挑衅他的男孩被送去了惩戒室,二白羽送到了孤狼面前。第二次夜宴打架,同样的人,医药费是老秦出的。第三次,打了钟若若,老秦对白羽是生气,也是无奈。

他在乎的从来不是钟若若伤了,而是他和白羽承担不起后果。那场空调,最终变成了老秦的表白。

白羽一直在想,他努力了那么久一直都没有成功,为何那天就成功了。因为,老秦从未放弃过他。

在老秦心里,小豹子一直是自己的人,才会有情绪,才会生气。只是小豹子没看懂,他感受到了老秦的那份温柔,却没有读懂那份温柔。

按照老秦的节奏 ,他们也会在一起,但时间久一点。因为,他要权衡利弊,要考虑两个人的未来。

但是,小豹子心急。还有,老秦身上d的掌控欲格外强大,在小豹子身上更明显。很多事情超出了老秦的掌控,但他给了小豹子未来。

很多人看到了老秦的狠,却忽略了老秦独独给他的那份温柔。沈少爷十指不沾羊春水,再生气也不让小豹子洗碗。不会叠衣服,就考虑买个衣帽架,砸碎了玻璃,再也不用打扫房间。

你以为老秦想打碎的是沈少爷的骄傲,让他彻底成为一个奴隶,从来都不是。打了钟若若,郁津编排沈少爷,老秦心里想的是他们家的小豹子,不用变成家猫。沈少爷很乖,他派人去查,看到赛车打架沈少爷很欣赏。第一次见沈少爷,老秦欣赏的就是他的意气风发。老秦爱的,始终都是那个有棱角的小豹子。

这段感情,白羽放下了骄傲,老秦也敞开了心扉。到最后,势均力敌,又双向奔赴。不要觉得老秦狠,他爱得不比白羽少。只是,他爱得更成熟。而且,他藏得很好。

谁说险险子只会刀,发起糖来也很甜。king和子虞的故事,真的甜到了骨子里。

一眼,顾然就确定要子虞。因为他眼神的清澈,都说固然暖,因为那是子虞。对比百灵,一个心思,再也不是king的奴隶,甚至再也见不到king,哪怕king为他安排好了未来,这是最后的温柔。他也远离了king。其实,他们注定分离。百灵很好,但不是king想要的。

但子虞不一样,king想留下他,又想放他走。他的纠结是因为爱。好在子虞的心里,也是king。

谁说s只能臣服,他们也有掌控欲。子虞会问,主主人你也只属于我吗?会在意他身边的奴隶。就如同云泽会主动跪在郁津身边,白羽会主动推进感情。他们的爱情,依然是双向奔赴。

顾然是救了贺子虞的人,是给他温暖的人。子虞真的很幸福,他原生家庭不好,父亲卖他,利用他。

遇见顾然,是他的幸运。顾然有足够的力量保护他,给他想要的一切。

同样的甜文,还有《南枫知我意》,但是亲妈不要心疼小希挨打。南队打人,太狠。

一开始,南队就对顾希州不一样。一张邀请涵,自己发的,自己故意为难,只是为了让小希多历练一年,又让队友接受。(你的教练有点腹黑 但想让你更好)只是,小希不知道。

小希不是在挨打,就是在挨打的路上。那是因为,南队对小希格外严格。这份严格中,是他的期冀。只要顾希州出现在球场上,他就是最闪耀的星。

郁津的一句话,小希表白了,南队答应了。本来,在南队心里小希只是不一样,但小希一直想做南队的男朋友

小希,你有点惨,一表白就挨打,当了男朋友还挨打。南队对小希有多爱,就有多严厉。可为啥是甜文呢?你品 ,你细品。

小希刚表白以为没成功,南队却说小男友。小希上场害怕,南队拉过手说男朋友给你力量。小希下场之后,直接用吻还回来。还有,最后表白,篮球是梦想,先生是余生。这种甜很淡,但爱得很深。

和爱的人在一起,做你们喜欢的事情。一个在台下 一个在台上,但都是奔赴,都是爱 。

每一段感情,是偶然,也是必然。险险子的每对cp都是双向奔赴,每个故事都会看到不一样的爱。

夜宴的故事,还有很多。险险子的故事也有很多很长,我也有很多话没有说完。

但今天就聊一聊双向奔赴吧,青山不改,绿水长流,是我送给险险子的。她一直写,我便一直看。

最后,新年快乐,一切安好,万事顺意。

@啊,好险 

给《与君摄墨》——他们的爱,从来都不勉强

竹子的文,越看越爱。看《与君摄墨》的时候,我觉得她好厉害,伏笔埋了一个又一个。与君,绝对是一个好的推理文。我很少看悬疑,或者推理的文章,因为脑子不够用。但与君很吸引我。


到现在我们依然在猜的问题有很多。到底谁背叛了君哥?傅恒宇是好还是要坏?边舟是不是好人,最后的大boss是谁?


我们最想看的情节,喻总什么时候掉马,什么时候开始强制爱。什么时候,喻总能发现真相。这些,我不猜了,留在文里等答案。反正,我也猜不对。今天,就随便写写感想。


这一部的感情线,真的是强强。在我心里,君哥一直是一个强者,之前第一部,他教育小迁儿的时候很带感。但在与君中,我更多的是心疼君哥。因为他背负了太多。如果说人生不设限,君哥是给自己设限的。


君哥很好,但是他决不会是这段感情的开启者。因为三观太正,条条框框太多。比如,在君哥眼里,师徒就是师徒。就因为这一点,即便他心里是小迁儿,他也不会先表白。所以,这段感情,只能是小迁儿先告白。


他们之间有误会,是小迁儿对师父的误会,是君哥无法说出的真相。后来,在一次次的误会中,他们的爱是强制爱。


七年不见,小迁儿变成了喻总。这七年是小迁儿的逆袭,是他的野蛮生长。他已经足够优秀,足够强大。


而君哥他背负太多,好几层间谍身份,过着自己不喜欢的日子,待在不喜欢的人身边。他需要一个人,带他走出这样的人日子。他需要一个来爱他,来陪伴他。


小迁儿背负着仇恨,但他最爱的依旧是君哥。即便那种感情,很复杂,但那也是爱。


君哥的心里都是小迁儿,只是他没有说出爱而已。七年未见,一直在默默关心。他用他的方式,在保护他的小迁儿。只是,他的小迁儿用另一种身份来到了自己身边。


他们的爱,注定是坎坷的,注定是虐心的。往事,一个充满了仇恨,一个不能说。重逢,两个人都被利用,君哥再次被误会。君哥,始终都没说。


这两人的相遇,我一直期待掉马。君哥一直在试探,喻总最厉害的地方就是明明就要变成小迁儿了,下一秒把喻总的气势拿捏得死死的。君哥的身上,多了滤镜。


他对喻识墨有好感,却不相信那是小迁儿。她以为小迁儿是小奶狗,其实是小狼狗。他们之间的爱,其实从未有过勉强。君哥爱而自知,就是师徒身份在束缚。小迁儿,从小就爱君哥。只是因为许多事,不能让他们好好在一起。(后面再说,听说有三卷,不可能只写这一篇)


我很喜欢这条感情线,强强相遇,棋逢对手,互相试探,你来我往的过招,却又势均力敌。虽然带着误会前行,但这样的两个人,谈起恋爱很带感。


我最爱的人物是裴沫。有人觉得她茶,那是因为站在小迁儿的立场上,她是情敌。但是,君哥认不出来,小迁儿不掉马,他们没有确定关系,关裴沫什么事。


再说,她茶吗?那是她和君哥的相处方式。君哥没反对,没质疑,证明他是接受这种相处方式的。嗯,小迁儿吃醋是他们自己的错。谁让他们不表白呢?


相比君哥的滤镜,裴沫一下子就辨别出了喻总的身份。而且,在收到君哥的暗示后,帮君哥试探。裴沫,真的很聪明。喻总找她帮忙,她欣然答应。那时候,就连喻总都觉得如果没有君哥,他们会是好朋友。


在耽美文里,女性角色很少。即使有,也是一带而过。像裴沫这种高智商的,能和男性一起并肩作战,甚至战斗几个回合的,真的不多。而我一向偏爱这种女性角色。


与君越看越精彩,因为永远有你想不到的事情发生。悬疑的背后不仅是真相,更是你不想面对的残酷的现实。还有,人性和人心等等。


与君和竹子都值得我们站在更高处相逢。写得不太好,有点碎碎念。@云川漫步 




谁的爱情不心酸?

北庐四少,除了安娜之外,老季、大钟和凇哥并称黑阁三帅(渣),他们到底谁更渣呢?先来说创始人老季。出现在各大文的配角中,靠着多金和仗义圈了不少粉。但是,如果老季的故事有长篇,他一定被骂得很惨。人生中的第一桶金,是靠着当时的女朋友才有的。(这不就是吃软饭吗)后来,和安娜之间的分分合合,(肯定被骂)。

 

老季是幸运的,没有他的长篇,大家只能看到他的优点,缺点没有放出来。(珞凇就是很好的例子)爱情这回事,谁不吃点亏,谁不吃点苦,只是最后是你,那就是幸福。因为没有长篇,就先不吐槽老季。

 

大钟最近有点惨,一直被比较。如果你没有看过《海啸八年》,你直接看踏雪,一样会被大钟圈粉。就像《海啸八年》中我们喜欢凇哥一样,不仅先入为主,而且了解有限,看到的几乎都是优点你。


大钟和凇的兄弟情,真的超级好。尤其是教训子良的时候,两个人的配合超默契,又带感。但是,最近一直被比较,大钟一直比不过。我从不来不会喜欢一个人,我比较偏爱凇哥,但也很喜欢大钟。

 

我一直觉得这两个人无法比较,他们面对的人也不一样,这根本无法比。凇哥是注意不到小元的,大钟也不会看上小乌。有的人遇见,是缘分。

 

很多人都觉得大钟脾气不好,但这就是大钟啊。相比把一切都放在心里,你看不出喜怒哀乐,不知道他对你的心意,大钟这种人,真的太好相处了。你能看到他的喜怒哀乐,虽然可能是狂风暴雨,但你能感受到那是活生生的人。

 

大钟的处罚也很直接,想不明白就打,错了也打,想明白依然会打。所以,很多人看到小元的委屈,为他鸣不平。但是,大钟教小元,也是很用心的。后来发生的所有事情,并不是大钟一个人的错。只是,两个人的磨合出了问题。

 

大钟也有大钟的委屈,你在餐厅里看见一个人就吃醋了,你为哈不来问我,偏偏要到我的地盘约别人。你和我撞了项目,你为啥不说,在我的家里,查我公司的缺点想要打败我,就是为了上我。你直接提,我真的不会同意吗?

 

 

大钟,真的有大钟的好,他不是一个喜欢讲道理的人,他罚小元的时候,尤其是痛苦的时候,他都会讲点什么,转移小元的注意力。分别3年,关注对方,却不打扰。小元不舒服,不痛快,可以提分手。即便分手了,闯祸了,还可以求避护。被打了,心里不舒服,可以咬对方,还可以闹脾气。(怎么感觉我是个大钟粉,哈哈哈)大钟这种人,你越了解,越能发现他的好。

爱情的糖不是一个人给的,爱情的苦也不是一个人吃的。两个人想要在一起很容易,却没有那么容易。无论是老季和安娜,还是大钟和小元,包括凇哥和小乌都一样。

 

凇哥的滤镜,终于没有多少了。很多人都心疼小乌,觉得凇哥吊着他。但是,我觉得凇哥答应了,反而不正常。一个有过白月光,经历过结婚生子又离婚的人,遇见一个喜欢就自己的人,立马就能收了对方,这真的是糖吗?未必。

 

这时候,就会有人提出异议。如果不喜欢,为哈不拒绝。这就和一个人身上的年龄感,阅历感有关了。

 

小乌是喜欢凇哥的,但这份喜欢多少有点不真实。但是,这份喜欢又很执着,这就是20岁。我喜欢你,我想和你在一起,我能一次又一次地表白。

 

可他爱上了34的珞凇。相差14岁,经历丰富的珞凇,他对小乌是有好感的,所以会有各种试探。这种试探,是“渣”。但是,姜太公钓鱼,愿者上钩。如果一个人对他没有好感,哪怕他是珞秉寒,这种试探对他都没用,也不会有这种试探。

 

换个方式,凇哥为啥要说他和子良的关系,这是他和子良的事情,他不误会,子良不误会就可以了。至于小乌,是他自己要误会啊。虽然是吊着的意思,但鱼也得上钩啊。

(如果这是任何一个攻,都不会有这种误会。他们会判断,就像老季一眼可以看出小元喜欢大钟,放弃了他最初的想法。就像凇哥一个问题就可以判断出大钟对小元不一样)但是,小乌就要钻这个牛角尖。

 

如果这是任何一个攻,早就调查清楚了秦子良的身份,甚至连珞凇的人物关系都清楚了。就像珞凇对小乌,了解很清楚,黑阁编号都记着。

 

凇哥和小乌没有确定关系,就不能指望他解释清楚。他对小乌是有感觉的,但也仅仅是有感觉。有感觉就要在一起吗?当然不。这很渣吗?你可以说渣,也可以说不渣。用那种规矩罚完了小乌,还不收他,难道不是渣吗?是,但这就是真实的珞秉寒和传说中的区别。一个是听说,一个是经历。如果小乌拒绝,或者他接受不了,他们之间很可能没有以后。一旦接受,周瑜打黄盖,一个愿打,一个愿挨。

 

34岁的感情,一定有试探,一定会权衡利弊。你无法要求20岁的小乌成熟冷静,也无法要求34岁的珞凇义无反顾,都不现实。爱上了老男人,就要接受他的套路。

 

很多人喜欢珞凇,都喜欢他的那份风轻云淡,喜欢他的那份宠辱不惊,界限分明。但是,那时候他只是配角,看到只是他的冰山一角。如今,他的缺点放大,必然淡化他的优点。有人说虐凇吧,我觉得珞凇这个人物本身就很悲。

 

他有过白月光,经历了结婚离婚,有儿子,这些是他的渣,也是他的悲,只是很多人看不到。有人说白月光出来虐小乌,对于小乌来说,只是羡慕。但是,对于珞凇来说,真的是虐。他爱过,为那个人退圈,守着戒律,如今他却不在身边。

 

都说他自律,其实也有迫不得已。因为他是公职,因为父亲的身份。有些纪律,他不得不守着。一旦破了,必是灾难。所以,大钟能带着小元做私人飞机,住5星级宾馆,能开豪车,能享受那份奢侈。但是,珞凇不能,只能经济舱,只住四星。因为,有人盯着他。他这样,跟着他的秦子良也只能这样。

 

别的孩子童年都在玩,他的童年就已经开始学习接人待遇。所以,我们看到的凇哥,以及别人崇拜的凇哥是从小培养出来的,所以你在他的身上看不到喜怒。

 

其实,《海啸八年》中凇哥就是那个腹黑的凇哥,和叶强的那场饭局,就能看到他的腹黑。不动声色地送人,离开。又把吕毅最喜欢的弟弟吕文俊聘为光斑的业务总顾问,这种制衡,看上去无懈可击,却也够狠,但这也是珞凇。

 

对于小乌,珞凇的态度很暧昧。好像说了,又好像没说。好像有希望,又好像没希望。但这就是珞凇,如果碰到强者,强强相遇,棋逢对手,两人过招很好看。但是,碰到的不是一个强者,只能被吊打,被推着走,也很好看。因为你弱,你喜欢我,你不能改变游戏规则,你只能跟着我的规则走,感情里,也不例外。而大部分都会选择同情弱者,他们的委屈更明显,这是人性。


感情中,从来都没有非黑即白,也没有对错分明。真正爱一个人,要接受他的优点,更要接受他的缺点。两个人要不断的磨合,彼此妥协让步,真正在一起,不容易,但值得。你接受了我所有的不好,才配拥有我的好。老季和安娜秀恩爱,大钟和小元很甜,他们都走了过来,珞凇和小乌才刚刚开始。


感情里的委屈,从来都不是一个人的委屈。表面上,我们同情一个人的时候,其实忽略了那个更强的人。无论是大钟,还是珞凇,他们都不轻易展示自己的软弱。


千万不要把珞凇当成神,他也是人,是人就不完美,就不能达到你有的期望。对我们是,对小乌也是。

 

我说过,我是一个虐点很高的人。我不喜欢为开车而开车,为拍而拍,为甜而甜,为虐而虐的文,就喜欢竹子这种水到渠成,顺其自然。你能磕CP,还能看到背后的人心和人性。

 

所有的攻里,最深情的人是小迁儿,从小就爱君哥,长大了依然如此,身上背负着仇恨,也没有放下。如果你看过《与君摄墨》,你一定会心疼君哥身上背负太多。你一定会觉得小迁儿才是那个最深情的人,从未变过。如果你喜欢强强的剧情,真的超带感。来吧,别忘了送他们出道。@云川漫步 


https://yunchuan1926n.lofter.com/post/30ea81ec_1cd230b81

 (话说,你们是怎么把链接转成字的?)

 


钟元是感情最好的状态

竹子说,她的故事也可以BE,我又想起他说的一句话,凇哥带过的人,身上一直有凇哥的烙印。这是悲剧,也不是悲剧。因为,追凇这样的人太难了,而感情本身光靠你的执着不够。而遇见凇,已经是一种幸运。凇已经带给了他们成长。不是爱一个人,就会得到。就像人们常说的得到的是侥幸,得不到才是人生常态。

 

最新一章,北庐四少再聚,每个人都不一样。老季和安娜修成正果,大钟和小元越来越好。唯有凇,有不少仰慕者,但没人真正走进他的心里。看到彩蛋里,钟元的关系,我始终认为那是两个人在一起最好的状态。

 

他陪他笑,他陪他闹,他陪他长大。大钟和小元的相处,越来越自然。有人说大钟会说话了,大钟也觉得自己脾气变好了。其实大钟还是那个大钟,只是爱让他变得柔软了。我一直觉得大钟这个人很好相处。他的喜怒哀乐是明显的,喜欢和不喜欢也是明显的。你以为他很霸道,他恰恰很在意感情。

 

关于大钟和小元,我一直觉得他们注定会相遇,也注定会相爱。他们的爱,一开始就是双向的。第一次见面,老季就发现小元看大钟的眼神是一见钟情。小元正在找投资,他顺水推舟,介绍给了大钟。大钟让小元帮忙拿酒杯,小元这一拿没有放下,大钟就认定了他。只是,他们都没有说出来。

 

喜欢是放肆,爱上克制。成年人的爱情,都很理性。小元欣赏大钟,但更倾向于冉遥的方案。他利用了大钟,结果冉瑶那边不成,又回头找了大钟。那个我从不给人第二次机会的男人,在小元面前一次次破例。

 

其实,从第一部开始,大钟就是为小元妥协的人。只是,那种妥协藏得太深,小元看不到。如果不是爱,谁能利用了大钟全身而退。还能拉到投资,小元恐怕是第一人吧。只是,那时候的小元对大钟是真的怕。

 

大钟喜怒无常,什么要小元想,想不出来要挨罚,想出来不对要挨罚。如果说凇罚人很有规矩,大钟那里没有。就像他对秦子良说,我没有什么规矩,是真的。他向来简单粗暴,想怎么罚就怎么罚。可以说,他就是规矩。

 

一开始,虽然认了师父,但是小元并不信任他。很多事情,都是老季给他点拨的。遇到问题,小元也会问老季。对于大钟而言,何尝不难过。他的徒弟,事事都找老季,觉得老季更好。但是,老季真的是个好助攻。他点破了小元的内心,一点一点让他相信大钟。大钟眼里老季和蔼可亲,可老季告诉他也有不少人觉得大钟温和呢。因为,他们不是自己人,他不用费尽心思去教,去引导。

 

大钟不是不讲道理,他讲道理的时候,教给小元的,是一个人靠自己悟,需要很长时间的。一个D通常对一个S的要求,都是服从。但是,大钟从来都不是这样教小元的。他一开始教给他的,都是自主的判断。不要迷信于任何人,哪怕是我。小元觉得大钟把他当S,其实没有。一个S在D面前,不能有任何放肆。但是,大钟给了小元放肆的权力。但是,一开始他感受不到的。因为他怕他啊,再小心翼翼也要挨罚的。

 

他们的分开是大钟的心急,也是小元的自卑。大钟这个人很自负,他看上的一定要得到。但是,所有的关系都要水到渠成。他能让小元来到自己身边,是一种能力,是对方有求于他。他能追到小元,是强者对强者的欣赏。一开始,小元就是强者。当然,不能和大钟比。因为,年龄差。这份年龄,代表阅历。

 

他们分开时,凇哥来处理小元的问题。那时候,凇哥依然把小元当成大钟的人。其实,大钟一直没有放弃他。直到他们重逢,是偶然,也是必然。小元想远离,但等来的却是相遇。三年过去,大钟一直都关心他。


有时候分手是一种成长,也是认清自己内心的开始。爱上过大钟这样的 人,很难爱别人。小元就就是这样,卫坤在符合自己的标准,和卫坤在一起在舒服,他爱的依然是大钟。这种感情,深爱过的人懂。

 

小元入圈了,也成了d,第一次遇见,那一次实践,大钟告诉小元作为一个d,永远都要自己掌握节奏,而不是S。大钟教给小元的,一直都是如何成为强者。这次的重逢,是他们关系的改变。改变的人大钟,推进这段关系的也是大钟。

 

说起来也挺有意思,在他走投无路求大钟的时候,大钟答应投资。同样在他不知所措的时候,大钟出现安排好了一切。这一次,大钟把选择的权利给了小元。

 

那次吃醋,足以证明他爱着大钟。很多人说大钟不会说话,但是小元解决问题的方法也没有多高明。那是一种较劲,但是这种较劲很难让对方理解。如果没有卫坤,不知道会被误解多久。靠着情敌调节矛盾,这两人也是绝绝子。

 

小元就是一种挑衅,但是大钟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。这就像你吃醋了,你不说明原因,你男朋友觉得无理取闹一样。后来他得知了情况,气消了,还是借机罚了小元一顿。公开处刑真的很尴尬,更何况骄傲如小元,他接受不了。这一次,让两个人缓和的关系又降到了冰点。想要走的是小元,要留的是大钟。

 

有一幕,有人过来挑衅,虽然在赌气,小元毫不犹豫地说自己和大钟的关系。这是下意识的,大钟的维护也是下意识的。

 

带着当事人来说明误会,也只有大钟能做得出来。你既然误会了,我就让她亲自来解开这个误会。误会解了,小元还有脾气。大钟一语道破,他是恃宠而骄,折腾自己。但是,大钟是喜欢这种折腾的。

 

这次的和好,两人正儿八经谈起了恋爱。当场撞见他和卫坤在酒店。其实,这是分寸感和边界感的问题。小元承认,他和卫坤在一起很舒服,但他不爱卫坤。说实话,卫很好。但是爱过大钟,又真真切切地和他在一起的人,很难喜欢上别人。

 

A06事件,大钟还生小元的气,但看到他参与其中,立马选择了帮他,直到后来跟着大钟回家吃饭,他才知道大钟为他做了什么。但是,这时候小元已经变了。对大钟,他不怕了,是为爱臣服。那时候,小元懂了大钟想要的心甘情愿。而大钟因为他,开始变得很柔软。

 

他们之间,其实都是两个人的成长,一个在变强,一个在等。当彼此心意相通的时候,才有了最舒服的状态。我始终觉得这是爱情最好的状态,我愿意为了放下盔甲,我愿意为你穿上铠甲。因为是你,我愿意放下所有的霸道,只给你温柔。因为是你,哪怕我越来越强,在你面前依然像个孩子。

@云川漫步 

 

 

 


我说安小远是团宠,你们信不信?

蛋泥说《安歌》是甜文,一开始小硕子出来确实是,但是小远出来真的是刀子。季杭对小远真的太严苛,但是越往后看,越能明白这种严苛。糖和刀不是单独存在的,而是并存的。如果我说小远是团宠,你们信吗?食物链底端,谁都能凶,谁都会宠。

 

季杭对小远

 

一开始真的挺刀,带乔硕回安家,真的挺刀。那一句,不是谁都能做我的学生,小远心酸了。见到小远就是规矩,不让他顶嘴。但是,依然不忘关心弟弟身上的伤。小远提到母亲,也说了伤人的话。这一次的刀,是兄弟两人互相刀。这种戳心窝的话,说的一方和被说的一方,都不好受。

 

小远来神外,也是刀。我觉得季杭有计划让小远来神外,但他没想到小远自己来了。其实,他一点都不排斥带着小远,就连怎么教都想好了。说好了在医院不让叫哥,但小远偏偏会叫。本以为没有回应,季杭竟然应了,这真的是糖。

 

一开始,小远的日子挺难的,因为季杭真的是鸡蛋里挑骨头。所有人都觉得小远很优秀了,但是季杭觉得不够。他只有一句话,因为你安寄远,所以不行。一开始还会说,如果只把自己当普通医生叫我老师就好。但是,最后却说永远别想让我把你当下级医生看待。季杭是双标的,对安寄远是严苛的。但是,背后都是爱,也是糖。

 

谁说木头很木,听说弟弟有女朋友了。装得不在意,结果还跑到人神内去,看人家名牌,借病历,就想知道弟弟女朋友什么样。听到苏医生,还特意说让安寄远来取。这样的季杭,你见过吗?

 

季杭真的是个弟控,还不愿意承认。每次教弟弟,都是教科书般的操作。表演节目,都是电梯事故。还说,他不来神外,他去哪里。好霸道啊。

 

季杭的理性和冷硬,碰上小远特别明显。但是,也是因为是安寄远,他会打破这种理性。但凡安寄远一出事,他就会摔先担责任。就像他对安寄远说,你要担责任去外面担。

 

季杭教育弟弟,一直是变化的。他对安寄远,越来越软了。一开始说,在我这里没有顶嘴。后来,小远顶的还少吗?兄弟冷战,季哥哥妥协。先是要病历分析,后来给病历分析,就连安寄远不想和他坐电梯,他都能等下一趟。

 

小远不想理他,他还是跑去问患者怎么样。手术的时候,该教还是教。好不容易动容一下,想给弟弟擦汗,结果对方不给面子。做完手术醒来就是小远呢?拿着手机给打电话,没接还失落,看到短信又给人强调睡觉时间。

 

这段关系是兄弟两人,一次又一次的打破和重建。到最后,才有了安小淮番外里的那种情况。很多人都羡慕安小淮,季哥哥太宠了。但是,那个番外里为数不多的兄弟相处,真的很甜。

 

之前,想找病历分析题,还得问师兄要密码,后来哥哥的电脑随便用。办公室是旺仔牛奶和饼干。新来的人竟然害怕安寄远,季杭竟然能和蔼可亲,这也太不可思议了。木头,果然又教了个木头。顾主任不用在找庭安哥告状了,天天找季杭告状,还不忘吐槽,你真的又教了木头出来。

 

后来的安小淮觉得小叔无所不能,觉得他的小叔好厉害。安小淮,那都是你爸打出来的,你还羡慕吗?

 

季杭对小远是爱之深为之远计,长大的小远会明白他的那份用心良苦。这样的教育,在他看来哥哥管教弟弟是天经地义的。有不讲道理,有为你好,但同样有误伤。

 

乔硕对小远

 

乔硕一开始就羡慕小远,但也关心小远。小远一个电话,就跑去给人家疗伤了。第一次去安家,还把自己的笔记给小远,还说季杭对小远不公平。小远来了之后,给小远买早餐。包打听小远的八卦,把人家女朋友打听得清清楚楚,上赶着吃狗粮。

 

这两人难兄难弟,前几天打架,后几天一起你坐你坐,结果都坐不下。明明想和老师坐一起,小远拉着他,他还跟着小远。明明很伤心,还开玩笑问小远借PG。小远爬楼梯,他就帮小远揉腿。小硕子挺宠小远的,但是他怕小远正儿八经地叫他师兄。因为,那不是好征兆。

 

小硕很早注意到小远是因为他是老师的弟弟,他羡慕季杭对小远那种不动声色的关心。小远注意到小硕,是因为他一直在哥的身边,他羡慕那种平等的对待。

 

颜庭安对小远

 

颜庭安只偏心师弟,因为他知道师弟经历了什么。他和他们都没有血缘,但他对师弟有14年教导和陪伴,这是别人没有的,这也是他偏心的理由。但是,他对小远也是关心的。因为,他是师弟的弟弟。

 

他把小远的照片给小硕子,让小硕子照顾他。一起吃饭,小远不会包饺子,大家都忙着,他让小远尝饺子。偷偷给小远教一些季杭不教给他的东西,但师弟禁止,立马不教了。逗季杭的花样,用在木头身上是一种反应,用在小远身上就好玩了。带着小远看病,给小远买冰激凌。小远问他自己是不是不懂事,他说懂事的孩子没有冰激凌吃,手机都能给小远。

 

至于小远和季杭的关系,他也给季杭分析过。但是,木头啊,你得木头自己想明白,别人说太多都没有用。除非他反省,我真的苛责了弟弟,我下次注意。何况,两个人的关系,要是当事人都轴,无论是谁都帮不了他们。因为,路是他们自己走的。道理,得他们自己想明白。

 

夏冬对小远

 

这是明晃晃的宠了,看到小远罚站,就想兴师问罪。看到小远可怜巴巴求情,才忍住到了办公室发作。在夏冬眼里,小远就是好学生。毕竟,自己教的么,怎么能不好。好不容易批评一次小远,小狮子炸毛了,立马哄。

 

小远你知道吗?你老师曾经罚你抄的书,还有文献,都是你哥。你老师,从来都没有想过这样做。他想到肯定是,每个科室都想争取的尖子生,为什么他的哥哥在神外呢?

 

小远就是团宠,没错了。不过,有人宠得明晃晃,有人宠得暗搓搓。

原文:《安歌寄微词》 @米酒蛋泥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
为什么凇哥那么迷人?

《海啸》中凇哥是配角,却很迷人。他的迷人,在于他的身上有故事。他出身官宦世家,但他本人比他的家世更迷人。谁人不知珞秉寒的名声,但早已退圈。你可以仰望,可以敬仰,但唯独无法走进。

 

他有白月光,经历了结婚生子,有一个儿子,身边还有看重的弟弟。所以,竹子曾说追凇要理智。但他的这些故事,就足以吊足了胃口。如果这些事发生在普通人身上,大多是吐槽。但那个人是凇哥,就是另外一回事。你厉害到一定的程度,别人对你是带了滤镜的。其实,凇哥最吸引人的是他的气质和气场。

 

作为一名训诫者,大钟的气场是外放的。他的霸气,他的状态,你能感受到。但是,凇哥不一样,你猜不透他。秦子良自杀未遂的那一次就是例子。

 

大钟很直接,不说就打到说。但是,凇哥不一样。他不动手,依然是个训诫者。如果,渊哥忍者没有动手,让凇哥和子良谈完,估计子良受的罪更多,而且该挨的一下都少不了。而且,你根本猜不透他的心思。

 

一开始子良问话不答,他就说不想说就不必说,但凇哥开口全是问句,让人不得不回答的那种。果然,一开口就会加罚。你以为他不会动手,可到最后还是动手了。你以为他不会放水,但最后还是放水了。而且是那种话说得明明白白,能让你感受到的。

 

正文中,凇哥对子良的教育,从来都没有动过手。但是,该明白的事情,他都会让子良明白。子良辞职,他带着子良去见丘赫,里里外外都替他打点好。子良也明白了,自己该做什么。子良最后的那些话,明明很感人。凇哥也知道孩子长大了,心里欣慰,但始终没有说出来。

 

凇哥真的为子良做了很多,有他看到的,也有他看不到的。曹彬曾说,他继承了段华卿的暖,却没有继承他的严厉。其实,只是很多人看不到而已。作为训诫者,他的严厉是不怒自威。

 

你以为凇哥是属于云淡风轻那种人,确实是。你看他喝茶,还有写字就知道了,你在他的身上,永远看不到焦虑和急躁,一如既往地稳。但要论算计,恐怕很少人算计过他。和叶强的那次饭局,就是证明。只是,看起来是对方心甘情愿地入局。他太懂人心和人性。

 

其实,凇哥远没有表面云淡风轻。他有抽烟的习惯,而且,有时候是一根接着一根,甚至不说话。个人感觉,那是在消化自己的烦心事。他的故事,应该有很多无奈和心酸。

 

我们表面看到的淞哥永远处事不惊,懂进退,知分寸,任何事情都淡定自如。背后,其实有很多酸楚和苦闷。

 

在新文《踏雪乌蹄观海啸》中凇哥成了主角,真的是人狠话不多。气场拿捏得死死的。一开始,就说了两句话,你就能感受到他的气场。第二章,你能感受到那种温暖,但也有疏离。这就是凇哥,其实很有分寸感和边界感。但越是这样,越不容易相处。和凇哥最好的相处其实是势均力敌的朋友,他在渊哥面前,那种难得的放松。

 

理智追凇不可能,是因为他真的是迷,举手投足都很吸引人。作为读者,不用太理智,毕竟凇哥这样的人太少。但是,文中的迷弟们还是要理智,一般人追不到。哈哈哈。@云川漫步 



《安歌》长评

《安歌》这个故事,真的很现实。一开始,看乔硕和季杭的故事,真的好暖。和乔硕相处的季杭,真的很好。职场上,遇见一个人亦师亦友,是一种幸运。

 

跟着最厉害的老师,学习本领已经很幸运。更幸运的是,他教给你的,不仅是专业知识,还有责任和守护。

 

季杭对乔硕的关心和宠,一开始就有了。他和乔硕住在一起,夏冬来吃饭,他都会问乔硕的想法。会带着乔硕回家,乔硕委屈了,而且不会让他委屈。会给乔硕提供资源,圈子,等等。就是那种跟着我,会让你越来越好。甚至,还会说自己烦心的事。

 

所以,小远是羡慕乔硕的。因为,这段师生关系亲密又融洽。因为,他能走进哥哥的内心。更因为,他是哥哥的得意门生。而他不是,他和哥哥之间始终有距离。

 

面对小远的时候,季杭就是那个严厉的兄长。但是,小远不知道,乔硕有多羡慕他。是在他的身上,乔硕第一次知道,原来不好好走路会被训,喝冰可乐会挨骂,顶嘴是要挨巴掌的。

 

一个徒弟,一个弟弟,季杭分得清。对于徒弟,他有边界感和分寸感。对于弟弟,他是关心则乱。小远看到的哥哥是那个严厉甚至严苛的哥哥,但是季杭没有表露出关心,并不是他不关心。

 

他们之间有太沉重的往事,也有14年的隔阂,这14年对彼此来说,都是一种痛苦。小远对哥哥所有的误会,都是因为爱,甚至是缺爱。他受父亲重视,他是那个走到哪里人人都讨好巴结的安家二少爷。但是,他得到的爱太少。他最怀念的就是小时候,哥哥对自己的管教。长大后,仿佛成了一种奢侈。但是,季杭从来没有打算不管他。

 

夏冬是小远的老师,也是季杭的朋友。如果季杭真的不管小远,他怎么会是小远的老师。他们之间,只是有些话没有说开。到最后,矛盾越积压越多。其实,他们有很多种机会把话说开,只是谁都没有抓住这种机会。

 

夏冬说小远很优秀,哪怕不顶着世家少爷的光环,他也是人人都要好学生。萧老师说小远明明做得挺好的,但是听到季杭就手抖,就紧张。季杭明明是想和小远聊聊,结果还没来得及,就因为乔硕的外婆,两人打了一架。

 

打架之后,明明能把话说开。但是,安笙真的气死我了。他硬是把小远给接回家了,错过了最佳时期。后来前面的错还未解决,后面的又出事了。到最后越积压越多,矛盾越大。还有一次是手术室季杭晕倒,两人也能和解。偏偏小远比较犟,被庭安哥赶回了家。后来,兄弟两的关系越来越远,就是那种别扭着。

 

小远就是在赌气,我已经用尽了全力,你还在责怪我。我已经很委屈了,你不安慰我,还要罚我。你把我当弟弟,但什么事都不告诉我。其实,小远渴望的那种兄弟关系,你可以罚我,你也可以打我,但是我要你看得到我的进步,我也希望能和你并肩作战。

 

其实,我真的想说季哥哥不要一个人承担那一切,小远是可以的。他不会是那个一直站在身后长不大的孩子,他是那个可以比肩的兄弟。

 

季哥哥对小远的教育,除了不说不鼓励之外,大的方向真的没有错。他不希望小远利用家里的权势来达到目的,这样真的不好,一不小心就会被利用。还有,他的严格也没有错,医生这个职业,人命关天,不能有冲动和任性。

 

其实,两个人都很肆无忌惮。季杭很笃定,小远会发脾气,会委屈,会离家出走,但不会不认自己这个哥。小远虽然在试探,在作死的边缘,其实就想让自家哥哥哄自己。

 

小远都不知道,他哥有多护犊子。安笙罚了小远跪了一天,嘴里在骂小远,心里在心疼。明明是小远离家出走了,自己来庭安哥家,句句都在为弟弟开脱。

 

还有,季哥哥真的很细心。把人放在庭安哥家,一个又一个信息说小远要用什么,要吃什么。把自家弟弟喜好记得那么清楚,一说话真的好气人。偏偏小远是那种,给了台阶都不下的人。明明已经熬夜写病历了,这待遇够特殊了吧,竟然能碎纸机碎了。明明给你擦汗了,还装得不在意。小远啊,咱别作了,给个台阶你就下。哥哥,也是需要哄的。

 

其实,我觉得有些事情,就该让当事人看到。看得到你的辛苦,才能体会到你的用心。这样,才会容易换位思考。

 

可能,有时候对亲人就是这样吧,越是亲近的人,越说不出感性的话。越想给你最好的,但到最后却伤了彼此。还好,他们有助攻。

 

第一个助攻就是庭安哥了,庭安哥真的很偏心这个师弟。因为他知道,他的师弟有多不容易。季杭不愿意说的话,他都会说。比如,他告诉小远,我偏心你哥怎么了,大家都偏心了,但你真的就对了吗?季杭受的那些委屈,他都会说。但是,他也会说自己师弟存在的问题。

 

他告诉师弟为什么大家都偏心小远,他直接说如果我当着别人的面打你一巴掌,所有人都会心疼你。还有,他告诉师弟不要过度保护。甚至,他告诉师弟可以把家人放在比职业更重要的位置。更关键的是,他告诉师弟,先照顾好自己,再照顾孩子。

 

我觉得庭安哥面前的小远才是真实的小远,错了会被训,也会哄。为了哄小远,自己手机都能给。时不时地,还会逗孩子开心。要不说庭安哥是学医的,我还以为是学心理学或教育的呢。

 

如果说庭安哥偏心自己师弟,那么夏冬可不偏心好友,他偏心小远。他也会骂小远,但那是小远真的错了。小远的错,他不会惯着。尤其是医院里,很符合老师的身份。比如这次换科室,你有脾气,你委屈了,关起门来回家闹呀。这是工作,闹什么情绪,不负责任,最后还得受罚。

 

如果说别人对小远的夸奖是因为他的家世,但是夏冬是真的认可小远的能力。在他看来,小远就是很优秀。还有,他是心疼小远的。因为,他见过小远的那种落寞。他知道,小远多么期望得到季杭的认可和爱。这对兄弟就是嘴硬的弟控和闹脾气的兄控。其实,这对兄弟到最后是和解,和彼此和解,和世界和解和自己和解。

 

哥哥错怪了弟弟怎么办?肯定不能打回去啊。但是学学方舟里的哥哥啊,说句对不起,没那么难的。还有,那种明目张胆地我的弟弟就很优秀。(主要是想写安歌,但说到这个问题,请允许我插入一点方舟内容。)

 

严厉如景至,他好像没有明说过景臻多优秀,但是行动早已证明了一切。方舟随便你管,怎么都行,我不插手,只看热闹。那么霸气的人,对景臻真的够细腻。不想喝粥,就给加糖。景臻睡下抽走毛巾,盖好被子,调好空调。明明很忙,还专门开车回来吃方舟做的面。

 

景臻真的太宠方小舟了,我的弟弟就是很优秀。这道题,你来讲。带着员工食堂吃饭,我就是要讨好弟弟。当面打了方舟巴掌,事后特意去医院给弟弟撑腰,就是怕自家弟弟受委屈。

 

到了景朝,打狠了,还能免一次。两人聊天,长大后想干啥。你跆拳道好,要不要打职业,不行太危险。APP做得也好,要不要编程啊。说了一大推,好像小夕是万能的,啥都会。最后,还不是得回景江。这不是你们景家的传统吗?喜欢啥,干到最后都得回公司。

 

你看看,你二叔喜欢教育当校长,最后还不是得回公司。估计所学所用,都用来教方小舟了。还有,你学了半天医,还不得回去继承景江。小夕喜欢啥没有用,你们家业太大了,哥控肯定得回去帮哥的。

 

安歌的故事里,除了兄弟情。还有很多种情感,比如原生家庭的重要性。尤其是《安歌》,小远和哥哥的矛盾,其实和原生家庭有关,和安笙这个父亲有关。可能,很多人都觉得他们的家庭带给他们的是伤害。但是,两个人那种骨子的气息,那种举手投足的优雅,是熏陶出来的,这就是家世的重要。不过,依然不能否认伤害。相比季杭,小淮就很幸运。这就是原生家庭的重要性。

 

还有他的设定是医院,很多专业我不太懂。但是,它就是一个职场,这个故事里的职场敢真的很强很强,什么样的人都有。

 

看到乔硕我就是觉得幸运,因为大部分的人的职场得靠你自己闯。你得一个人,躲过那些明枪暗箭。

 

我也说季杭的教育小远不要用家里的关系处理问题,真的会被人利用。权力是把双刃剑,表面的威风和光鲜亮丽。巴结你的人多了,奉承你的人多了,当你真正做错事的时候,没有人能救你。而且,有实力就用实力说话。很多时候你会发现,用关系办到的事情,会因为关系失去。

 

还有季杭告诉小远有事要问他,不要擅自做主。职场的底层,有些事情你真的无法承担。

 

还有,夏冬责怪小远说走就走,恃宠生娇。其实,他是在告诉小远,你要分得清场合。是一种专业的态度,是对自己职业的敬畏感。

 

季杭和小远都是第一次当哥哥,第一次当弟弟。他们是那种彼此在乎,又不知如何表达这份感情的人。想要和解,想要放下过往,需要一个契机。他们的感情,一定是双向奔赴的。

 @米酒蛋泥